比起糖分_还是盐分辣分好

愿你们一切安好(1-4)

这个故事以我的头像CP来展开,纯脑洞,YY,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他时常在想:成为一名演员,对自己而言,究竟算不算好事?

        从大一进入学校,开始传媒这个专业,他便已经做好一个准备,不管是做主持还是做艺人,自己终归是要踏入娱乐圈的。否则未来该干什么?难道去某个三线城市当电台主持吗?人总要往高处走,有成功出头的机会,便要牢牢抓住。

        于是他大一便开始演戏,接了个小角色,演得似模似样,被可米看中,签约了可米公司。在大二便正式进军演艺圈了。他是个很有表演天赋的人,播音主持也当得像模像样,角色定位清楚,懂得如何用夸张来给观众代入感,因此收到的表扬很多,来自剧组,来自网络。

        可米有很多艺人,一个经纪人要带一大班子,像他这样初出茅庐的,也不可能有什么助理,助理也要共用。所以他认识了很多人,有些比他早来没多久,有些则是老前辈了。

        他来公司多久了?最初的时候,他和他不熟,也并没什么八卦心情去了解,两人仿佛一个学校的学长学弟,本着要拍一部戏,也可以打打招呼见面就聊两句,问候一声:“早饭吃了没?”

        但他不可否认的是,在陌生的城市,一群陌生的人,两种完全分歧的观念,可以让他们一起抱团取暖。

        “我们是内地人,有些东西你听过就算,不要太当回事,至于存在的某些恶意,能忽略就尽量忽略吧,怕啥啊,哥罩着你!”

         他听他说得轻巧,自然也乐呵着应付,表情上是笑着的,笑容却无法渗进眸中。他其实是个挺敏感多思的人,明明多数时候还是会伤春悲秋,但选择这个职业,选择成为艺人,却又不得不乐观开朗起来。

          没有哪个观众喜欢看你高冷的样子,摆给谁看呢,当自己是谁呢,刚出道就耍起脾气来了?

        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撒娇卖萌嘟唇扮可爱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话越变越多,唠叨能唠叨大半天。剧组有时候照顾不到每个人,那时他便会变回安静如鸡的自己,然后看着别人,或缩在房间,让伤感不断蔓延,他想,未来的路还很长,如果现在就胆怯,改如何面对已经做出的选择的自己?


        进剧组分配房间时,他和他分配在了一起。他是新人,拍过一部戏,打过一次酱油,大学学的传媒,现在是大二在读,算是停学过来拍戏。

       说起来多么值得骄傲,毕竟读了一年,他就签约了可米,就有机会拍戏了。

        “想当初,我毕业参加各种选秀,长沙的,上海的,还去竞选了帅哥,你熊老师长得还可以吧,马马虎虎得了第一,哈哈哈哈!”

        "我看你五官还行,就是脸大。”

        “熊老师脸哪里大了,熊老师脸不大,你再仔细看看!”

        ……他把他摁在床上一手掐着他的下颌迫使他正视他的脸。论体力,他真不是他的对手,应该说公司里谁都能一只手将他搁倒,包括某些女生。

        这件事他原本是不知道的,但自从彭彭健身事件后,发现一个比自己矮,长得还可爱的男孩竟然手臂比自己粗那么多,脱下衣服还有腹肌,算是深深打击了他的自信,于是有段时间他和他还有小美女边去健身房锻炼,成果并不显见,因为他还是那个他,他却已经能单手拧着他扔飞。

        他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他的眼睛。喜欢演戏的人总是比较容易入戏,入戏太深的人总是容易疯魔,怪灯光太昏暗,怪气氛太暧昧,怪他们太入戏……

          他问:“你交过女朋友没?”

          他答:“你这话很有意思。”

          他道:“我交过女朋友,还不止一个。”

          他回:“你跟我说这干啥呢,你啥意思呢!”

          他暗自发笑,这人自从来到台湾就入乡随俗,加入Spexial就开始自带台湾口音,说不清是为了配合队员还是无意中对本地人的谄媚,总之能逼出他的乡音,他感到开心。

          他交过女朋友,彼此交往也是真心。但有时候,因为一些简单的理由相爱,也因为一些简单的理由分开,彼此有着放不下的情愫,却被更大的隔阂阻隔。爱情总是有保质期的,观念的不同以及琐碎的日常磨平了太多感情。

           他问他,你想怎么样?他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他想他总是傻兮兮地乐,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想,真好!谢谢你在片场照顾我,谢谢你在流言蜚语中开导我,谢谢你教我演戏,谢谢你至今默默伸过来的手,你看我现在多乐观,你觉得我笑的不开心吗?没有,我可开心了,我还有一群可爱的小粉丝安慰呢!

           台湾的日子好像仍旧很漫长。幸好他还有一群内地的小伙伴,幸好也不是所有人带着恶意。吃个饭,喝个酒,骑着自行车出门逛逛,在海边吹吹风,不好的心情瞬间被吹没了。

          偶尔跟家人打电话,被问及生活过的好不好,总是忍不住想哭,看到微博里一些营销号的心灵鸡汤,真想动手转发一份。总是忘了自己多少岁,好像除了爸妈爷爷奶奶,再也不会有人叫自己小宝贝了。走出校园,他就是大人了!

          负能量太多时,他总是发泄给他。谁没有活不下的时候呢,谁没有连粉丝都安慰不了的委屈愤怒呢!再说了,网络上除了你的粉丝,还有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在,还有群光用嘴就能杀人的东西,伤害别人,她们从没有心理负担。

          我说了要进你们那团了吗?说不欢迎我,真当老子多稀罕啊,芝麻大点的地方,整天闹独立,说我们内地人没素质,那他们说脏话的那张嘴不是更没素质,吃了¥%&**()……

          少说两句!他抱着他,很紧很紧。他还在闷声说,你妥协了,你学他们说话,学他们的习惯,顺着他们的思想,难道你要我也变成你这样?

          我们需要习惯一些事,没必要在意闲言碎语。当初我和志伟进团,承受的并不比你少,但不还是挺过来了,如果别人说的每一个字都要记进心里,那我们活得多累。

           道理他都懂,但不是谁都能把懂得的道理完全接受,总会有些人放不开吧?比如他——

      五月——这是个好日子。他要回家了!他能回去了!他终于可以离开了!突然看见什么都那么神清气爽,连风中都带着香甜。

      每天都数着日子,嗯,倒计时还剩多久,还有多久呢?最后几天要不要出去玩呢~他的开心快活都被他看在眼里,看着他的笑容终于达到眼底,他轻舒一口气,为他高兴。

       终于可以不听你抱怨了。

       终于要和你再见了。

       哪有,过几天又在横店见面了。

       拜托你不要学台湾口音了,我听了不习惯。

       米办法啦,我现在讲话就酱紫嘞,很难改嘞。

       他听完作出一副要呕吐的样子,最终又被对方压在身下无法动弹……

       他说,我们以后可能没办法这么亲密了。

       他笑,我懂,我都懂,我需要事业。

       他也笑,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他心里已经想踹他子孙根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眼睛,我觉得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我们就只是恰巧隶属于同一个公司而已!

       回到内地,他像一只脱了缰的野马。顿时有一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自由奔放,找到朋友,一起HIGH得不行。回一趟家,回一趟学校,熟悉的,温馨的,幸福的感觉,身体突然就落了地,踏实了。人说越在国外越爱国,他去了趟台湾就体会到了。

       没几天又进了剧组。哦,他俩又遇到了。不过这次终于不是一间房了,太好了不是吗,剧里没什么交集,剧外也不需要交集了,同公司的同事而已,哼!

        公司又进了好几个新人。那谁被要求带新人了,哦,又带新人,不知道这回能带成啥样儿,每次分给他带的为何都是这种,简直了,谁做的安排?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要不是我天赋高,他能教的好?

         朱戬查杰?你们好,我是吕鋆峰,以后叫我大峰就好了!你们是第一次拍戏吧?没事,有什么不懂的都来问我,我怎么说也是你们师哥,应该罩着罩着你们的!

         吕鋆峰你说这话也不脸红,这剧里有谁不是他师兄,再说,朱戬跟我一个房间,需要你照应?

         我说赵志伟能别拆我台吗,你一天不怼我会死啊!

         你好你好,我们刚才什么都不懂,还要师哥们多多照应,哪天一起去喝酒。

        朱戬是个会说话的,融入气氛可能连一个小时都不用。而查杰不行,一脸高冷——或者说一脸不在状态的样子,跟在朱戬身后,像个跟屁虫,也不怎么跟人打招呼,打招呼也就“额,你好”然后一排省略号。像个需要保姆的小奶娃。

        他看着朱戬拉着查杰跟所有人客套,分房间两人被分开时查杰一脸怨念的脸在他脑海里循环,磨磨唧唧非让朱戬给他提着箱子和那谁一起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放下心来。那谁这回勾不到人了,哈哈,活该!

         他和李熹子一个房间。“活泼好动可爱跳脱”的李熹子——咦,这不是自己给别人的印象吗?遇到同属性的人了!

          跟李熹子相处很开心,讨论的东西很多,都是爱美人士,护肤保养香水衣服什么不能聊,有话题的朋友容易交心,一交心就得出事,他吕鋆峰这辈子,就觉得跟李熹子是交友不慎!

          第二天开机仪式。前一晚大伙儿聚一起喝了酒吃了饭。作为乖宝宝一样的他,看到朱戬的生活习性的时候生生吓一跳,如果说抽烟还算小事,他那一身的纹身在这个演艺圈那还真是极少数,弄得他有点好奇老板签他的原因了。

         观察一阵发现朱戬查杰陋习一堆。朱戬是个很跳脱的人,自由奔放过了头,去他微博逛一圈,他吕鋆峰都开始怀疑自己和对方进的不是同一个圈子,这也太没有包袱了,这也太自由了一点。查杰是个——嗯……该怎么形容他才好,这反射神经粗,平时又懵,说话呆,人闷的设定是怎么回事?跟他说话好累啊,小呆比不会说话又不愿意说实话,随便问个问题最后回答都会是一长串的省略号啊!

         葛格,你好干!吕鋆峰扔给他一个白眼,并表示心好累不想再跟他说话。

        被老板吩咐开机要直播。他兴致高昂地上了B站开始直播,人好少,CUE志伟的时候才64个人,额,没关系,以后人就多了,开头总是比较艰难。

        一路找人露脸,没什么弹幕,大家都是随便说了几句就结束了。想让新人出面打个招呼,这两小子吓得直摆手。查小跟屁虫又跟在他朱戬哥哥身后亦步亦趋了。这孩子对陌生人的排斥度得多大啊。

          拉来李熹子撑场面,多说几句,要直播好久呢!

          让他去采访那谁?爱谁谁去,反正他不去!

          来来来,李熹子交给你一个任务,去采访一下熊老师。

          为什么是我,你自己……

          快去快去!

          ……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