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糖分_还是盐分辣分好

【无聊】说一些有的没的……

看耽美小说已经12个年头,我有时候觉得人其实都是自私的生物,但自私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还有一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怕的倒不是自私,可怕的是明明很自私,有时候又要跟别人用道德,正义,礼义廉耻,三观……这些东西来绑架,每次都能义正言辞指责别人,关于这一点,我是实在不能接受,就很想问问——你们这么做的时候,自己脸不红吗?

明白点说吧,我指责的就是现在写小说的和看小说的!

耽美读者群体是女性,写手们也是女性。这里我是真的不敢把这些写手称之为作者,百分之九十的故事都是意淫之作,请问写这样的故事的人,又拿什么支撑她“作者”的名头?如果谁都能成为作者,写玛丽苏文的小学生也是作者啰。

以前觉得这个时代生活越来越好,现在才知道物质条件提升的同时人与人之间也越发冷漠了,男女隔阂也越来越大。男人看起点文,看那些普通男性看上白富美又被白富美及其全家瞧不起奚落后奋起然后打脸白富美吊打高富帅的故事。人一直都这么自以为是,先不说写手自己刻画的男屌丝为什么看不上普通女孩而看上白富美,就拿男屌丝的屌丝样,白富美为什么不选高富帅要选男屌丝?她的选择范围宽,自然有这个资格,瞧不起又如何呢,写手的屌丝男主不也看不上长得一般又没什么本事的女性?

而耽美是女性向。本质上跟玛丽苏BG并没有什么区别,同样的单方面自以为是,写手们在创作的时候,带着严重的有色眼镜,所以攻花心,滥情,欺骗感情,又要幡然悔悟,抱着受的裤脚痛哭流涕,跪地忏悔。受永远是被伤害的那一个。然后一干读者大骂渣男要求换一个暖男爱护受。这是个典型的给钱意淫时代,这样的写手写出的故事很难说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不过就是写手和读者又一次因为代入角色当了一回被害者在脑子里战胜了一个人渣而已,这个人渣还是模板化的人渣,一个跟起点文里瞧不起屌丝男主的白富美一样的模板化的迫害者形象。

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阅历的增长,所以看小说越发地无法忍受年轻一代浮夸的意淫风格。你是受害者,你要报复,你要找个更好的,你要看渣男痛哭流涕……所有写进小说的一切,几乎都是“你”的一厢情愿,难道你自己完全没有缺点?难道你就从来不背负情债玩弄别人感情?

事实上并不,耽美写手的受种类很多,花心滥情的数不胜数,滥交受数量比攻只多不少,但为什么读者不骂?因为写手们有意引导。攻滥交滥情就会欺骗受方感情,受滥交的时候就一定跟攻只是炮友,然后攻主动迷上受,主动追求受,期间无论受跟其他人约炮多少次,跟前任纠缠多少次,攻一般没资格管,只会像条狗一样等着受回过头看自己一眼。而攻滥交滥情却还是攻追求受,攻故意骗受跟自己在一起,然后玩完了就抛弃,再得读者一片“渣男”的骂声。这就是女性作者和读者的逻辑,反正充当女性角色的受永远是感情承担者,所以无论如何都是攻(男性)的错,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那有没有受追攻的?有,怎么没有!受追求攻,无论是淫荡受还是乖宝宝受,情况分追同类和直男两种,受追求攻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真爱,是真心的,跟攻追受的时候带着玩弄心态完全不同,所以写手和读者又要把受的付出,心里面的爱着重刻画,依旧换版不换芯,受仍然是受害者,他可怜兮兮追求真爱,追求同类的一般同类都是暖男高富帅,追到后还要一起报复报复受可能有的前任渣男,给受涨涨面子。受追直男那就不好说了,直男攻一般会逃避,这期间受要么赖不住寂寞去约个几次炮,然后约炮被直男看到,直男一醋之下又要强了受,苦逼的还是受,直男攻一如既往在评论被读者大骂“渣男”然后请求写手给受换个暖男攻,完全不会去介意受一边说着喜欢直男心里苦逼一边还她妈出去约炮这么毁三观的事,读者压根不会思考受的感情一文不名,受的软弱可以让他一边叫着爱一边外面浪。她们要么自己刻意忽视,要么是写手有意引导,觉得受空虚寂寞冷约个炮怎么了,还不是因为直男不接受他,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都是攻(男人)的错,受(女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耽美小说里充斥着大量女权癌(也可以叫直女癌),借着攻受都是男人的名义,说得都是男女思想上那点事。受被攻欺骗叫欺骗,攻被受欺骗那叫受有苦衷;基佬攻追直男受,受不接受逃避是因为受是直男,要顾及家庭和父母,攻应该给受时间,基佬受追直男攻,攻不接受逃避攻就是人渣,攻就是软弱孬种,这种攻要果断换,换成暖男攻;烂菊受一般遇见好男人忠犬攻就得从良,哪怕以前那些烂黄瓜找上门要债,攻也要当个顶天立地好男人虱子多了不怕痒颜色绿了不嫌馊把那些个受的炮友前任通通赶走还不能有任何嫌弃,以前都过去了现在要好好爱护受,烂屌攻想从良还要看受卖不卖面子,上一次床要求爹爹告奶奶跪地膜拜再三请求,要是以前的烂菊花找上门又要求爹爹告奶奶请求原谅,冷战几个月,性冷暴力也要几个月,这几个月攻还得绞尽脑汁讨好受尽量把自己降低到尘埃里……

以上说的还只是一部分,但已经可以看出大部分女性脑子里都是什么思想。别以为有这些思想的人会觉得自己想法上是直女癌,她们里面大部分人一离开小说走进微博那就是男女平等的倡导者,大声呼吁着社会解放女性,要求女权。

这就是耽美小说,拥有着大部分直女癌读者,并且毫无意识到自己双重标准的女权倡导者,她们多数在知乎微博叫嚷着男女平等,嘲笑着直男癌们,一转身看小说便只会编排自己被男性迫害,大骂渣男,说出的理由和对攻的愤怒能把评论区变成同人创作地,可笑的是写手原本也是个被害妄想症,一群人自导自演,自娱自乐,自唱自嗨,好不快乐!

其实写正剧并且客观看待两性问题的也不少,但在耽美这片汪洋大海中,便显得沧海一粟,如淮上,尼罗,空梦等等这一类极端受苏拥有一大批拥趸,足可见直女癌的数量比起直男癌只多不少。

说了这么多,只愿这个世上男男女女端正自己思想,男人不完美,女人也不完美,相互指责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就算把对方当畜牲也显不出单一性别的高贵,不要看低自己的同时也不要高估自己,不管是女性还是男性。

评论